20160124 識博管理顧問心得

在台灣,能不以推動PMP認證、而以傳授專案管理知識為主的教育訓練單位,在我這追逐PDU的六年當中,實在是相當的罕見;畢竟目前連PMI本身,都是將PMP認證數量當做是一個KPI的時候,還願意這樣去推動專案管理教育的單位,真的是相當的不容易。

坦白說,會參加這個課程(101專案管理啟蒙課程),第一個念頭是要補 PMP 需要的 PDU,在秉持著不隨便浪費錢參加無意義課程的信念,所以選擇了這門課程。
第二個念頭是,身為 Joe 與 Bryan 兩本書(「沒了名片,你還剩下什麼」,以及「三年後,你的工作還在嗎?」)與部落格的忠實讀者,應該找個機會認識一下本尊,看看本人是不是比電視(書本)上要來的帥。
在台灣,能不以推動 PMP 認證、而以傳授專案管理知識為主的教育訓練單位,在我這追逐 PDU 的六年當中,實在是相當的罕見;畢竟目前連 PMI 本身,都是將 PMP 認證數量當做是一個 KPI 的時候,還願意這樣去推動專案管理教育的單位,真的是相當的不容易。
能在一天當中,捨棄 PMBOK 那些艱澀難懂的「縮寫」名詞(WBS、EVM 等等),透過一個又一個的例子、搭配上適當的專案管理工具(JB Big Table),讓與課學員(絕大多數都沒有 PMP 或是專案管理經驗)瞭解到專案管理的重要性,並且吸收基礎且重要的知識,真是相當的不容易;這背後肯定需要紮實的理論基礎、豐富的專案執行經驗、以及充分的授課準備,才能夠達到這樣的成效。對我個人而言,則是學習到了,要如何將這些專案管理基礎知識,在公司內部進行推動的模式。
Bryan 也提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盟軍統帥、第 34 任美國總統 Dwight D. Eisenhower 曾說:

Plans are nothing; planning is everything.

這段話對於專案管理來說,真是一針見血;有多少專案(經理)以為,只要把計畫做好了,專案就可以順利的完成執行;地球一直在轉動,你的計畫怎麼可能永遠不變,它又不是大自然的定律。
另外,Bryan 也分享了當年高鐵台中站的經驗,比對台灣團隊與日本團隊在專案管理的計畫完整度不同,也間接的影響到整個團隊最後在專案執行上的效率不同:台灣團隊認為專案時間很短,因此很快的做了計畫之後就投入執行;日本團隊也同樣的認為專案時間很短,因此需要做比較詳盡的計畫,才能避免執行後要處理更多衍生問題的時間浪費(當時日本的專案經理是這樣說的:因為時間很短,所以我們更要一次到位,沒有任何時間可以浪費。)。而這個專案一開始當然是台灣團隊進度比日本團隊快,但是當發生黃金交叉之後,台灣團隊的進度就再也沒有超過日本團隊了。
但我個人認為,這是一體兩面的議題,專案在動(執行)與靜(計畫)之間的配合(分配時間的多與寡),還是取決於那個專案、以及專案團隊的特性,否則不是流於空談(一直在做計畫而沒有執行)、或是過於倚賴現場應變(什麼計畫都不做就執行),都是有可能導致專案失敗的。因此,專案經理必須要十分清楚專案與專案團隊的特性,做出正確的判斷,才有可能將專案帶往成功的方向,這也是專案管理中「利害關係人管理」相當重要的一環。
專案管理,當然不可能在一時三刻就能夠上手,從同組的其他學員當中,可以感受的到,大家還需要更多的練習與知識輔助;但至少在這一天的課程當中,Bryan 已經在所有的人心裡,埋下了專案管理啟蒙的種子。
2016/1/24,台北市正經歷著數十年來最冷的一道寒流,而這間教室裡卻有著三十位且半數來自中南部的熱情學員,聽著一位專業的講師講授專案管理的啟蒙課程;我想,或許台灣的未來並沒有那麼悲觀。

Mark Su

熱愛籃球、程式設計與美食。

Add comment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Follow us

Don't be shy, get in touch. We love meeting interesting people and making new friends.